Life or Death – 任盈

IMG_0750

我曾在本欄提及,我有「石頭恐懼症」,怕踏上大石,總覺得自己會踏不穩或滑倒,我記得在文末,笑言自己偏偏從沒跌倒過,豈料一語成讖。

剛過去的5月,我到桂林看梯田,梯田就在山上,我早已有心理準備要行山。經過幾小時顛簸的路程,甫下車就要上山,因為旅館就在山腰。當天春雨仍然迷朦,我走了幾步已心知不妙——是誰想的鬼主意,要在這裏鋪石板路!香港有條石板街,但此石板不同彼石板,遇水後竟然超光滑,無奈我已實實在在地「洗濕個頭」,唯有匍匐而行,終於慢慢爬上旅館,休息了一夜。

我這個被石屎路寵壞的港孩,不知道石板路已算好應付,第二天出發去景區時,才知道神州大地的厲害。這天不是下雨天,只是濕度估計高達100%,石板路由昨天的全濕變成半濕,我們今天要跑三個景點,為了節省時間就抄捷徑,這條路我們問了好多人,每個人的答案都不一樣:「可以走呀,比較近。」「你們不會走的,我幫你找導遊吧!」「有分歧路,但還好。」

最後我們決定還是先自己行,第一關是雞屎陣,我們穿過一個養雞的地方,才可到達那條上山的小路,無論你的鞋底的紋路多細緻,雞屎加泥濘的完美組合已秒殺你所謂的抓地力;第二關是「引水道」,當然不是在引水道旁的石屎路上走。不知何故,大雨的水竟被引進路中,說「引水道」是客氣話,那根本是一條小河,又或者是澗,而我們是走在「澗」中,整雙鞋子徹底濕透,還有許許多多的梯田邊、濕葉路、青苔石等等。我行到腦海一片空白,雙眼直盯着腳前的幾公分,步步為營,直到我慢慢適應,竟也開始說笑時,突然就在山中小路的轉角石頭滑了一大跤,未及用兩手扶地,完完全全用屁股落地,立即痛入心扉,淚流滿面,根本不能靠自己的力量再站起來。

最後華嘉昌扶起我,勉強站起來,但屁股一直痛,當時不過行了一半,我唯一的選擇是走下去。他就這樣扶着我走每一步,直到回到旅館,直到翌日再下山。回港後立即檢查,幸而只是肌肉拉傷,骨頭無礙。

行山對於許多人來說是樂趣,是挑戰,是鍛煉;於我而言,是切切實實的Life or death。我,一直在玩命,嘿嘿。

任盈

原刊於《風火山林月刊》第十一 期 2015年7月13日

立即訂閱,享受每期精彩內容,和我們一起翻山越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