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水口】士多老闆:希望保留鄉郊生活

池太不是大嶼山原居民,但說是半個原居民也不為過。22年前她與丈夫開始拍拖,池先生是水口原居民。水口位於大嶼山的南部,雖是去旅遊熱點大澳的必經中途站,但現時尚未發展,仍保持香港原始的鄉郊。拍拖時,她常常去石壁照墨魚,去水口摸蜆。拍拖兩年後她便結婚,從市區搬進水口,生活平淡快樂。兒子出生後,為了生活便利,母子平日住市區,放假就住水口,池先生則長駐水口。「我喜歡呢度嘅空氣、環境,出面冇,天一黑,真係黑晒,好靜。我哋兩公婆坐喺露台,佢又飲下酒,吹下水,好難出面有個咁樣嘅單位,有呢種享受。」

池太,驛站士多老闆,士多原由池先生經營,他過身後由池太接手。

環境優美 滿載回憶

池先生3年前因為工傷,於是承繼了他媽媽在水口的士多——搬走了麻雀桌,將牆身油成天藍色,池先生將老式士多大變身,換上新招牌:驛站士多,意為讓人在旅途中休息的地方。菜單比一般士多豐富得多,招牌菜是咖哩牛腩飯及沙白米線,全因池先生熱愛下廚。池太說,「都係老公嘅招牌菜,我其實唔識煮飯。而家菜單已經大減,但都盡量努力保留住。」池先生在今年農曆新年後,突然中風離世,「前一晚好地地咁食飯,第二晚就突然走咗。我比較樂觀,我覺得人生就係咁,都要面對,我個仔都好好,好正面。」她說時,淚水在眼眶打轉了一圈又消失了。現在池太獨力支撐,以前池先生每天營業,她則平日上班,周末及假期才由市區回來開舖。問她辛苦嗎?「辛苦呀!但這是他的心血,這裏連一花一草都是他種的。」池太不善下廚,一切重頭學起,只為留住老公的味道與心血,也是留住老公的心思與想法,小至這裏的一花一木,大至士多以至大嶼山的前景。

「老公好鍾意大嶼山,冇諗過走,反而成日叫我哋(池太及兒子)去城市住。」他倆都開宗明義反對明日大嶼,池太直斥政府反口,明明數年前說「北發展、南保育」,意即發展北大嶼、保育南大嶼,但現時的明日大嶼「係將整個南大嶼反起」。水口有豐富的生物多樣性,孕育超過180種物種,更有「活化石」馬蹄蟹。但池太坦言,水口人也不懂保育,是世界自然基金會的人來這裏教村民認識物種,還製作「摸蜆卡」,卡上有一個小孔,如果蜆能夠穿過小孔則代表蜆太小了,士多租借器具予遊人時同時借出摸蜆卡,以教育遊人不要掘走太小的蜆。為了支持守護大嶼山的信念,她更與UTML線上跑聯絡,自發贊助活動及免費送水果給跑手,她說不是為拉生意,而是認同活動理念,盡自己一分力。

但發展及保育與否,水口人與其他香港人一樣存在分歧,這個驛站的老闆娘將這些都看在眼內,「我不太敢替他們(水口人)說話,但我觀察普遍是一半一半,後生說要保育,老一輩就想賺錢,建多些樓……兩批人都是走向極端。」那就先不論應然性,而論可行性,明日大嶼另一大質疑是建人工島是否可行?池太自言不是專家,但經歷過颱風山竹、天鴿夾擊,她非常存疑,2018年山竹吹襲時,她的士多離海邊十多分鐘路程,中間有田有屋相隔,但仍吹爛她的欄口,招牌吹得搖搖欲墜,她說來猶有餘悸。記者隨她到泥灘拍照時,她叫我們看看泥灘旁的另一間士多,說山竹將那間士多吹爛,而且嚴重水浸,「一場風都那麼恐怖,而風只會越來越誇張。」氣候變化只會令天氣越趨極端,她難以想像人工島的建築物如何抵受。此外,池太亦關心大嶼山的交通網絡如何應付發展需求,皆因除了北大嶼山、東涌及香港國際機場外,大嶼山所有道路都是法定封閉範圍,「政府要發展南部,但又冇配套設施,車又唔得,路又唔得。」

我唔想水口變成另一個元朗或者沙田,亦唔想驛站士多變成一間靚靚嘅茶餐廳。真係唔需要。

如果明日大嶼成事,必定會為南大嶼帶來極大轉變,但這顯然不是池太所渴求,她希望保留鄉郊生活,留住水口的寧靜淡泊,「發展無可厚非,但希望唔好太誇張。我唔想水口變成另一個元朗或者沙田,亦唔想驛站士多變成一間靚靚嘅茶餐廳。真係唔需要。」她堅定地微笑着。

記者:任盈
攝影:梁遠逸

原文刊於第32期《風火山林》 2020年12月2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