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與人──訪大嶼文化工作室

從港島出發到大澳,由一個島前往另一個島,路程雖然迂迴曲折,卻不需要搭船。巴士走過長長的高速公路,跨過一道又一道的大橋,本來把陸地分隔開的海峽像是消失了一樣。我在東涌消防局下車,隨着人群往巴士總站走去,在車站裏眾多的人龍中,找到了正確的隊尾,跳上一架開往大澳的巴士,遠離城市,走進鄉郊。

進入大澳,我穿過那道粉紅色堤壩,沿着海往村裏走去,彷如到了世外之地。行山客都慢慢消失不見,只有偶爾幾位村民推着單車,或手執買餸袋路過身旁。走上一條短短的斜路,終於來到這天的目的地——大嶼文化工作室。這裏既是三秒和小燕的家,也是他們的辦公室——是一個社區會堂,也是一個舉辦工作坊,和招待朋友的地方。住在這裏的人,都能叫得出街坊的名字,出外購物也會先問問鄰居有無需要,就連養在平台的貓,也是幾戶人輪着餵食。到了晚上,開一張枱在門前,邊聊天邊吃飯。雖然生活在偏遠地區,心態卻一點也不孤癖。相反,我們雖然住在城市中心,人的心卻距離很遠。

我們都有想像過退休後,不用工作時要怎樣生活,卻甚少想像現在,除了朝九晚五的工作外,有沒有其他生活方式更合適自己。出賣勞力工作,希望換取未來生活安好,但沒有人知道,我們能經歷多遠的未來。對很多人來說,銀行戶口裏的數值越大,就越有安全感,卻很少思考,其實自己可能不需要很多錢就能足夠生活。因此,很多人都把時間用來賺錢,卻忘了生活;三秒和小燕雖然沒有富裕的物質生活,但卻活得很富足。他們簡單過日子,也不用每天到城市上班,卻可以天天上山下海,享受大自然,以及親身處理生活中各樣問題。我們在城市裏需要很多錢才能生活,是因為我們都習慣了用錢解決問題,但他們在這裏裝修、添置傢具,幾乎全部都自己動手做。各人都用自己的長處去照顧身邊的人,你田裏的收成會與我分享;若你的電器壞了,我也會帶工具來幫忙修理。

如果說,把島嶼隔開的是海,連起來的是橋,那大嶼文化工作室應該就是想要成為人與人、人與自然之間的那道橋樑。關係的疏離,可能源於我們對旁人冷漠,但原來只要在出入時多打一聲招呼,多關心別人的需要,與人的關係就能建立,社區也由此形成。雖然人似乎是獨立的個體,但實際上,人是依賴愛才能活下去。如果全人類都只考慮自己的好處,心中沒有愛,是不可能存活的。

文:Iris
攝:Iris、Stewart、華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