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村長】水淹石壁古村60年 逐家逐戶尋後人

(原題:水底揭秘 穿越時空的大嶼山旅行)

晨光倒照著鳳凰山的石壁水塘。

數年前的冬天,我正獨自環繞大嶼山鳳凰徑,路程第三天的清晨5時,由狗嶺涌起步,四處寂靜無比,走着走着,一束晨光向背着大背包的我射來,和暖卻不灼熱。眼前景色開闊,看到鳳凰群山倒影在水面上,突然一把廣播聲音劃破這片空間,方發覺已走到石壁一帶、分隔水塘和監獄的羌山道。近日一艘眾人熟知的地標船隻,​​因無營運者接手,拖離海域時發生意外,疑似完全沉沒。原來水底之深,蘊藏了數百萬人的集體記憶,令我不禁對水下故事產生興趣,也回想起這次相遇的時刻。

探尋石壁水塘 源源不絕的山水

再次於清晨時份,我坐上首班11號巴士來到石壁水塘。縱使時間相若,初夏晨光卻更狂野,刺眼灸熱。圍繞水塘的花崗石上有兩塊銅牌,一塊以英文書寫,另一塊鑄上中文直排。英文字母書寫的看似一組法文,而中文直排的這樣寫着:「此水塘之地點原為石碧鄉所在地,故水塘亦以該鄉為名。該鄉之建立約在四百年前,內分石碧大村、宏貝、崗貝及坑仔」*

翻查資料,石壁水塘建於五十年代末,於1963年完工,由法國公司承建。當年水塘本建於港島及九龍山谷地帶,但因食水需求殷切,顧問公司發現被香港第二高山鳳凰山山脈環抱、面向南中國海、以農耕及捕魚維生的村落群石壁鄉。該群落既以耕種為主,即有灌溉源頭,山上水源不絕。有見及此,當時政府決定於該地興建一座香港最大的水塘,主事官員許舒因50年代中於大欖涌水塘搬村的經驗所得,以於新市鎮荃灣新建的樓宇群作交換,「以樓換地」,希望村民接受搬到市區,放棄農村生活。

 搬村到荃灣 從海上飄至空中洪候古廟

得知石碧鄉260多人於1960年遷徙,才憶起路過荃灣,有一群五層高的建築,露台的窗花甚為雅緻,處於近年急速發展的高樓旁頗為突兀。1960年距離現在已相隔60多年,加上近兩年移民潮,大概當時的村民都搬離該地。懷着這些前設的我又走到荃灣,嘗試找尋過往的村民,「就算搵到,資料寫石碧村應該係客家村落?我唔識客家話喎……」

石壁新村原為6幢唐五樓,由A至F散建於河背街一帶,九十年代D及E兩幢拆卸成樓高24層的康睦庭園。我們在餘下4幢大廈逐家逐戶拍門,表明來意,希望找尋當年村民。但十居其九都告知只是租客,或村民早已搬至外國生活。去到C幢,發現1樓有鄉公所,走上5樓,竟然有一間閉門的洪侯古廟。從該座居民得知,至今仍有村民每天早晚回來上香!知悉這件事,我決定守株待兔,在古廟的樓下便利店等待,結果等到第五任的石碧新村村長及現任村長。

石碧新村第五任村長徐木穩及現任村長陳錫林先生,均曾於石碧鄉生活,當年搬遷時,徐先生13歲,陳先生只有3歲。他們說:「我哋每年嘅十月初四喬遷紀念日仲會一齊食飯!」原來他們所講的是「圍頭話」,不是想像中的客家話。「當年搬嘅時候,我哋喺碼頭出發,坐上油麻地小輪嘅民皓號,喺華達紗廠落船。當時我哋咩都唔識,仲有人帶住兩籮殼種過嚟。」雖然已經是幾十年前的事,但徐木穩村長還清楚記得細節。

「嗰陣我哋都係耕田維生,有人養豬,有人釀酒,仲有村民喺貝納褀^度幫手。」當時耕田足夠維生嗎?「我哋一年種兩造稻米,又會種番薯、紅蔥頭同蘿蔔。夏天就喺白角罾棚度撈魚。種好嘅米同捉到嘅魚,我哋會喺夜晚經山路行去大澳賣。」白角不就是行山群組很熱門的綑邊路線?「你知唔知煎魚灣?其實當時嘅官員聽唔明中文,應該係鰡魚先啱!因為嗰度成日捉到好多鰡魚!」還有露營熱門地點煎魚灣!那到底石碧是「碧」還是「壁」?「我哋學校都係寫石碧學校,梗係王白石嘅碧#好聽啦!聽落都有錢啲。」那你們搬出來時怎樣維生?「我阿爸咪返去石壁個邊幫手起水塘囉。佢刨木好犀利㗎。」

陳錫林村長仍每天為60年代隨村民搬遷至荃灣的神像上香。

陳錫林村長搬遷當年只有3歲,對石碧村的生活無甚印象,但他仍每天早晚到位於唐5樓的廟上香。現已沉沒於水塘底的洪聖古廟,當年的「洪聖爺」南海之神的神像身處於此,在旁的還有一張刻上清朝嘉慶年間字樣的長桌。這些古物,完好的從水底,飄洋隱身在荃灣的唐樓之中。而古廟遺址,則有機會於旱季期間,在石壁水塘中看見。

說起石壁的歷史,甚至可追溯至5,000年前,三十年代的考古學家陳公哲,曾鑑定現時石壁石刻上的圖騰為5,000年前的文字。文章篇幅有限,未能詳述。夏日炎炎,如果對這些故事有興趣,不妨坐車到石壁水塘一趟,慢慢細味。

*註1:為方便閱讀,文中添加了標點符號,原碑上無。
^註2:貝納祺(Brook Bernacchi)曾於大嶼山昂坪辦茶園,石壁至昂坪的山路(現石壁郊遊徑)被稱為「貝納祺徑」。
#註3:許舒於《新界百年史》寫道:「《新安縣志》中為「石壁」,但1898年駱克的新界調查報告卻把村名記載為「石碧」,此名稱在英治時期沿用多年。」翻查照片,當年村中幾乎所有標示都寫上「石碧」,即使搬遷到荃灣後,也以「石碧」為名。

參考資料:
許舒:《新界百年史》,香港,2016年。
魯金:《九龍街道故事》,香港,2022年。

撰文:Parks and Trails 高級項目主任陳嘉晴

【授權轉載文章】
原文連結:https://www.trailwatch.hk/blog/97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