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來了

2月來了,我有點害怕2月。

去年2月,我離開了工作六年的公司,2月的來臨,代表我已經失業一年了。剛離開舊工作的時候,就打算休息一段時間,做自己喜歡做的事,讀讀書進進修,亦可以專心一意做《風火》的編輯工作。失業是不是都遊手好閒?最少對我來就不是。做《風火》的日子比上班時更忙碌,因為做《風火》是沒有下班的,也沒有假期的。

「焚膏油以繼晷,恆兀兀以窮年。」就這樣忙着忙着,一篇稿接一篇稿,一期書接一期書,不經不覺已經一年了。也就是說為自己的興趣做了一年義工。這值不值得?對個人而言,最少我正在做喜歡的事、沒有做違心的事。對世界而言有沒有價值?我想我沒有資格評論。我們身處的社會,人們總是覺得「文字無價」,這裏說的「無價」是沒有價值的意思,最少是沒有價格的意思。我放不下《風火》,但生活還是要繼續。《風火》的特別號會在3月頭出版,完成特別號之後算是放下心頭大石。我希望之後能盡快找到工作,重投商業世界。

至於《風火》,將會開設Patreon戶口,希望籍此增加收入。出版事業依賴山友支持來延續,而不是依賴義工,要知道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當全職義工。當每個人都為生活掙扎求存的時候,我希望能夠為內容創作者:包括作者、記者、攝影及設計等,提供丁點微薄的報酬。

「俾啲掙扎!」我們每一期都非常掙扎,就這樣掙扎了七年。這陣子尤其掙扎,我想不通未來的路要怎麼走。我想,與其由我來決定,不如就讓山友們來決定。如果山友們不選擇《風火》,《風火》自然就會在歷史洪流中消失,亦輪不到我庸人自擾。

華生  2021年3月31日

Photo Credit:Hugo 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