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魚】自辦線上跑 反人工島工程

大嶼山每逢假日都塞滿遊客,人潮如鯽,等待昂坪巴士的人大排長龍。「真係未試過坐巴士上昂坪。」阿蘇和阿蔥說。阿蘇和阿蔥兩位跑手外形相似,似是一對孖公仔,身形嬌小卻熱愛越野跑運動。「平時上昂坪都係跑上去,哈哈。」因為經常到大嶼山比賽和練習,她們對大嶼山非常熟悉和鍾情,眼見大嶼山正面臨發展威脅,她們發起「HK UTML 我哋真係好鍾意食魚2020」線上跑(下稱UTML),希望引起更多人注意明日大嶼的議題。

記者:塵軍停、華嘉昌;攝影:梁遠逸

廣告

阿蘇和阿蔥分別只有兩年及三年多的越野跑年資,阿蔥表示一開始跑步只是為了看更多風景:「一星期就係得一日假,行可能得10公里,跑可以有30公里,睇多啲風景就抵啲。」看了這麼多風景,為什麼她們特別鍾愛大嶼山?阿蔥說:「只有大嶼山,好似西貢咁,可以搵到一條山徑,完全見唔到建築物。我覺得非常難得。」大嶼山風景獨特,遠離城市,可是她們都眼見明日大嶼可能將為大嶼山帶來巨大改變,破壞這裏的景色及生態,世外桃園或將不再。

守護大嶼 為跑步增添意義

阿蘇和阿蔥本着跑手本色,希望以線上跑集合一班喜歡大嶼山的人,一同守護大嶼。但為什麼這個線上跑叫「我哋真係好鍾意食魚」?她們解釋,山友間為求方便,習慣取大嶼山的諧音為「大魚」;而跑友間都習慣以「食」來表達完成一個訓練課表,而英文UTML就是Ur-Trail du Mont-Lantau的縮寫。一場疫症令所有實體賽事被逼取消,即使有不同虛擬跑活動,但沒有實體賽事的競爭氣氛,不少人因而失去練習動力。阿蘇和阿蔥指,實體賽事取消後,不少線上虛擬跑湧現,與其漫無目的地跑,「何不為這比賽加一份額外意義?」阿蔥如是說。

守護大嶼,除了因為她們欣賞這裏的風光,更源於她們對盲目發展的不滿。「我唔覺得呢個世界要不斷發展,不停追求經濟進步、生活方便,其實可能會破壞地球上好多生態,帶來嘅惡果可能係你睇唔到,係你嘅子孫先睇到。」阿蔥亦擔心,氣候變化加劇,屆時東大嶼人工島上建築物可能會遭遇前所未見的大風浪,「會唔會好似杏花邨咁?」她十分質疑東大嶼人工島是否可行。阿蘇補充:「全球都講緊氣候變化,海平面上升,島國都會滅國,我哋仲倒咁多錢去造一個人工島?又或者咁講,其實香港有好多地,好似棕地、哥爾夫球場,係唔係真係有需要填海?」她們更指出,香港的土地問題歸根究柢都是人口政策問題,「你不停開源,有冇諗過節流先?」阿蔥認為,香港出生率已經非常低,應該限制移民數目。

廣告
九條路線 老少咸宜齊參與

阿蘇及阿蔥費盡心思設計的9條路線各有名堂,如2公里的「大佛小魚」;中難度的「彌勒金魚」;及約50公里的「生劏大魚」。由2公里到100公里的極限級路線都有,可說是老少咸宜,不只越野跑手,連小朋友都可參加。比賽不用事前報名,而且完全免費。參加方法簡單,大家只要用自己喜歡的方法完成任何一條路線,步行也好跑步也好,完成後以手機程式或運動手錶紀錄活動,然後將有關完成紀錄的截圖上傳至Facebook(fb)或Instagram(IG)並設定為公開,最後標記「#HKUTML」及「@HKUTML」便完成。UTML得到很多大嶼山小店支持,為參加者提供商戶優惠作為完成小獎勵,跑手只須出示打卡紀錄,即可享用有關優惠。活動在11月至12月舉行。

活動開始第一天,大嶼山居民Alvis就和其餘兩位朋友完成100公里的極限挑戰,他相信這樣能支持和鼓勵整個活動,他們更於IG Story不斷更新進度,以獲得更多人關注。Alvis坦言事前從未想過可以環繞大嶼山走一圈,如果只有他一人未必能夠順利完成,但一班人互相支持卻可以創造奇蹟。

UTML於11月1日在梅窩舉行起步禮。

疫症期間,政府推出限聚令,港人難以再用遊行、集會這些傳統方法表達意見,這也促使阿蘇和阿蔥用線上跑的方式為大嶼山發聲。雖然她們都明白,即使集合再大的輿論力量去反對明日大嶼,政府依舊會繼續推行計劃。「唔通跑個步、打個卡就可以阻止到明日大嶼咩?」舉辦這個比賽時,她們都面對類似質疑,亦感受到無力感,但她們都認為應該盡力嘗試發聲。阿蔥說:「你的過程就是你的結果嘛!」即使這個活動不能阻止填海工程,但她們依然希望可以透過UTML連繫到更多同路人,建立社區網絡,整裝待發,日後有需要時就可以發揮作用。

UTML 路線介紹

原文刊於第32期《風火山林》 2020年12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