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灘又封灣 救救深灣綠海龜

南丫島深灣沙灘是本港唯一不時有瀕危綠海龜上岸產卵的地點,現時雖有法例保護綠海龜繁殖,每年會「封灘」5個月,禁止市民出入深灣沙灘,但圍封範圍僅限沙灘而不包括整個深灣水域,行經的船隻或其他休閒水上活動均有機會干擾綠海龜。封灘不封灣的政策,一直備受爭議。為加強保護綠海龜,政府現建議將限制地區擴展至包括整個深灣水域,涉及水域面積約98公頃,並將封灣時間延長至7個月,現署方正就有關方案展開諮詢,歡迎市民於9月30日前將意見電郵或郵寄至漁護署。

記者:任盈、華嘉昌

廣告

綠海龜在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俗稱紅皮書)中,被列為瀕危物種,而綠海龜的存活率極低,只有約千分之一,即每1,000隻小海龜只有一隻能存活成長。香港的深灣沙灘是本港唯一不時有綠海龜產卵的地點,因該沙灘相對其他地方較少噪音及光污染,但對上一次錄得綠海龜產卵已是2012年。世界自然基金會組織香港分會海洋保育經理林言霞表示,30幾年前於西貢大灣、南丫島東澳、石澳大浪灣等地都有綠海龜產卵紀錄,但現今只剩下深灣。根據漁護署紀錄,過去20年綠海龜於深灣產卵逾2,000顆,而綠海龜需要20年至30年甚至更長時間達至成年,故預計這批綠海龜會於近年生長至成年,將返回出生地產卵。

綠海龜(漁護署圖片)。
封閉海灣涉98公頃

每年六月至十月為綠海龜的繁殖季節,政府早於1999年,根據《野生動物保護條例》(第170章),限制公眾於上述時段進入深灣海灘,以免滋擾綠海龜產卵,但據署方紀錄,過去一年每月平均有約70艘船隻於深灣內灣出現,日漸頻繁的捕漁及水上休閒活動,不斷影響綠海龜的生態環境,封灘不封灣的法例,一直受環保人士批評。目前政府終於計劃修例,將限制時間由目前每年5個月延長至7個月,即4月1日至10月31日,並大大擴闊限制範圍,由0.5公頃的沙灘,擴展至包括圓角及大角以內的深灣水域範圍,涉及水域面積約98.2公頃。

限制公眾進入的範圍由0.5公頃的沙灘,擴展至包括圓角及大角以內的深灣水域範圍,涉及水域面積約98.2公頃。
廣告

長春社保育經理許淑君基本上歡迎方案,她解釋如果不封灣,行經的船隻或水上活動,會嚇走游往沙灘海龜,令其不能上岸產卵,如今將禁區大大擴闊至水域範圍是邁進一大步,她指:「雖然我們不知道綠海龜會否回來深灣產卵,但我們應該準備好適合的地點,讓牠們回來。」她亦都強調公眾教育的重要性,因為深灣是水上活動的熱門地點,許多人會在夏季乘船到深灣水域開派對及進行水上活動,「深灣對綠海龜而言是很重要的繁殖地,我們去船P可以去其他地方,應將深灣留給海龜。」

深灣水域的遊樂船隻。
即使在封灘期間,深灣水域依然有不少遊樂船隻。
廣告
到深灣遊船河的人,有時會進入已封閉的沙灘範圍。

林言霞亦對政府的新方案大致滿意,認為延長封灣時間及擴大禁區,可有效減少人為滋擾,但她亦對深灣垃圾問題表示憂慮,並關注立例後的巡邏及檢控情況,能否有效落實有關法例。漁護署表示,一直定期清理深灣垃圾,包括沙灘上的攀緣植物、垃圾及海灣內的廢棄漁網。本刊曾向漁護署查詢深灣封灘期間的檢控數字,但署方未有提供確切數據,僅表示已於深灣沙灘的主要出入口豎立告示牌,提醒遊人切勿於限制期間進入,並有自然護理員站崗及指派執法人員巡邏,若有遊人嘗試進入,會即時阻止並勸喻離開。對於巡邏問題,許淑君表示可參考外國做法,例如可以與漁民合作,並提供誘因,讓漁民做巡邏工作,對漁民有利同時可保育綠海龜。

長春社保育經理許淑君認為,公眾教育亦十分重要性,政府應教育市民避免在深灣水域進行水上活動。
廣告
環團冀設海岸公園

除了綠海龜,深灣一帶水域的其他海洋生物,同樣受人為活動影響。林言霞希望當局可以更進一步在南丫島南面水域,設立一個約270公頃的海岸公園,以保護其他受威脅的物種如江豚及珊瑚。她又指,漁護署救獲或檢獲的海龜放回大海時,會加上追蹤器,曾發現海龜於香港海域產卵後,會游回中國海南島及越南,所以保育海龜的工作與整個南中國海有關,期望政府可牽頭做跨境合作,而非單單在香港做保育工作。

世界自然基金會組織香港分會海洋保育經理林言霞希望政府考慮在南丫島南面水域設立海岸公園。
公眾諮詢至九月底

深灣是捕漁地點,但據林言霞所知,漁民多於冬季捕捉季節性漁獲,認為新方案仍可讓漁民在冬季捕漁,平衡保育及捕漁的需要。目前政府仍就保護綠海龜進行諮詢,歡迎公眾於9月30日前將意見電郵至 naturereserve@afcd.gov.hk 或郵寄漁護署。

相關政府建議文件:https://www.afcd.gov.hk/tc_chi/conservation/con_fau/con_fau_sea/con_fau_sea_con/files/extension.pdf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