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看的風景

用心看的風景

—與視障人士同遊郊野

 

假如你失去視覺,看不到山,看不見海,風景變得模糊不清,甚至一片漆黑,你還會懂得享受大自然嗎?行山愛好者Rebecca及Matthew夫婦發起「瞳行」,讓健視人士及視障人士同遊郊野,一起感受大自然。同行不分高低,Matthew說,視障人士視力縱有缺陷,但健視人士可能身體甚或心靈也有缺失,瞳行旨在讓人回歸初心,令我們不過份依賴視覺,轉用其他感官與視障人士同行,進而擴闊眼界,以心看風景。

記者:任盈

(部份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IMG_5416_L(S)

瞳行由2018年11月開始試行,繼三次試行後,終於在今年4月復活節開鑼,首次正式活動是到沙田道風山。Rebecca及Matthew安排健視人士及視障人士一對一同行,前者領路,後者隨行,一同郊遊,每次大約五組,活動費用全免。Matthew主力擔任導賞員,由植物講到歷史、發展。出發前會有簡短訓練,為健視人士介紹領路法(見另文),講解與視障人士行山的注意事項,兼且讓健視人士矇眼行一小段路,感受視障人士的障礙,希望瞳行可以令健視人士更有「同」理心。
Rebecca及Matthew兩位創辦人新婚燕爾,他們發起瞳行,起初卻甚少同行,Rebecca笑說,「Matthew用行山展開話題,但我們不會一起行山。」Matthew是行山隊山城縱走hkhiker的創辦人,尋幽探秘之餘,兼發掘香港「山」、「城」故事;Rebecca是業餘跑山選手,今年於環大帽山越野跑(UTMT)的荃打火(TTF)賽程(115公里),獲女子壯年一組第二名;Garmin 100公里女子公開組獲第五名。Rebecca戰績彪炳,卻從Matthew身上找不到認同感,「他每次都罵我:你去過什麼地方都不知道,你只是分享你今日跑得多快。」她剛開始聽到時會忿忿不平,但朝夕相對下,再加上常常聽他說山上的故事,她也開始反思山上除了各種代表高度、距離、心跳的數字外,也許還有更多值得關心的人與事。「我們很極端地感受山野,但現在我們越行越近。」

DSC02115(S).jpg
瞳行的發起人Rebecca(右)是越野跑好手,而Matthew(左)是行山隊山城縱走的領隊,兩人亦是夫婦。
  • 從腳傷反思登山意義

訪問當日,Rebecca腳傷未癒,她於2016年及2017年經歷兩次嚴重傷患,甚至有三個月不能正常步行,這些被逼停下來的日子,促使她跟Matthew想得更多。Matthew說,「如果他日她老了,看不見東西,又或者不能走路時,要如何去感受、我們每一個星期六日都在感受的大自然呢?」另一方面,Rebecca的傷患只是一時,殘疾卻是一生,但殘疾人士就是否等於失去享受郊野的權利?這令他倆很想辦活動,與殘疾人士一起享受大自然,卻苦無起點。後來因緣際會認識到一些「與黑暗中對話」的視障職員,而且發現很多視障人士都想去行山,於是由此入手。

視障人士行山、跑步並非新鮮事,跑山界更有「猛龍隊」(由聽障人士及視障人士組成的跑山隊),但大部份視障人士生活極度規律,以適應日常生活,「所以我們想帶他們探索大自然。」起初卻連連碰壁,Rebecca跟Matthew大呼低估了視障人士行山的難度,Matthew說,「路有多難?我舉個例子,你以為港島徑主要是平路,但對他們而言,是無限小石頭加樹根。」有參加者於活動後比喻,「就好像健視人士行夜山卻沒有頭燈。」所以他們不斷調整路線難度,加強帶路者的訓練,籌備半年才正式開始。

DSC09796(S)
Matthew(右)充當導賞員,為參加者講解歷史和植物。
DSC09790(S)
Matthew讓視障人士觸摸植物九節木。
DSC09867(S)
曈行的第三次試行,就是到龍虎山參觀軍事遺跡。
IMG_7777(S)
瞳行正式行山前,會有簡短訓練,讓參加者學習領路法,及矇眼走路,以感受視障人士會遇到的障礙。

領路法.jpg

  • 健全與視障各有得着

Rebecca強調,領路不等於健視人士比視障人士更優勝,「每次我都叫健視朋友不要視之為做義工,大家都是參與者,都是平等,可能某些地方你被視障朋友更差或更加低,大家都各有強項。」瞳行固然令視障人士有機會踏青,用其他感官欣賞郊野,健視人士在領路時向視障人士描述路況、兩旁風光,都反過來令自己更真切感受大自然,「行山時很多東西、風景在你腦內閃過,你不會說出口,但透過仔細描述給視障朋友聽,你就會很記得,這很Amazing。」Matthew說他導賞時,也會停下來讓參加者盡量多用觸覺,例如摸一摸植物、界石,這是連自己平日行山也未必會做的事。Human Library是另一個特別的環節,讓視障人士分享自己的故事,彷似打開一本自傳一樣,讓健視人士也可認識他們的人生經歷。

IMG_7803(S)

CHGD5262(S)
未來Rebecca與Matthew計劃大概相隔一個半月左右,舉辦一次「瞳行」。Rebecca很希望健視及視障人士各有得着,訪問中她說了「Take away」十多次,而她最大得着,就是參加者的分享與感動。4月僅是瞳行的首次活動,未來的路仍然很長,雖然瞳行令Rebecca走得慢得多,但她樂在其中,「我常跟人說,瞳行反而令你看到更多,因為跟視障人士在一起,令你用其他感官,令你的感受更加豐富。」

瞳行.jpg

原刊於《風火山林月刊》第二十八期 2019年5月28日

立即訂閱,享受每期精彩內容,和我們一起翻山越嶺。

facebook      I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