蚺蛇尖出咀

(10)(D)

風火山林遊記────蚺蛇尖出咀

蚺蛇尖是西貢三尖之首,不少山友「敬而遠之」,也有聽說路況因多人前往而變差,浮沙碎石越來越嚴重,因此我一直將其「神化」,不敢親近。早前初秋稍涼,朋友突然提及有前輩開團往蚺蛇尖兼出咀(長咀),這要算是我暫時走過最長的路線了。

我甚少跟行山隊行山,但是次路線頗長,還是有熟路人照應較好。我們一行六人早上八時多由西貢出發。由北潭凹起步,事前大家預算八小時走完這約20公里的路,因此我不敢怠慢,一直加快腳步,努力跟上,抵達攻頂分岔口時約早上11時,團長說時間較預期早,感覺也安心一點。

到了蚺蛇坳,有警告牌提示遊人注意安全,因為曾有不少遊人當這兒是一般郊遊徑,結果需拯救人員出動解困。此時路況亦開始陡峭,要朋友「出手相助」,扶着石頭登上。遠看山頂雖然確是很「尖」,走起來感覺卻和老虎頭及象山等差不多,最斜的位置不算太長,也有足夠落腳位逐步登上,轉眼間已來到山頂標高柱。

「就是這樣?」我驚訝之餘也帶點失落。

(2)(D)

  • 連登兩峰 下山浮沙碎石

也許是近年行山累積的經驗和能力吧!才約中午12時,大家已經登頂,可以休息拍拍照,好好細賞這「籌備」多年的山峰景致。同時,我也心知上山容易落山難,下山才是挑戰。由蛇尖下山也出奇地比想像中容易,因為大石較多,無甚浮沙,與想像中碎石多如青山般的路況相去甚遠。反而接下來於米粉頂下山還較難,是浮沙碎石路,斜度也高,部份位置像玩滑梯般瀡下去。

下山後沿山脊走一段平路後便又再上東灣山,大腿實在是有點累,這時才只走了全天大概一半路程,所以決定掏出行山杖幫忙。幸好下東灣山的路沒那麼滑,輕鬆下山,此時整個長咀就展現眼前了。

  • 天涯海角 尋長咀大潛艇

初聽長咀之名,以為與「咀」的形狀有甚麼關係,看來不是了。經過大浪頭標高柱後,未幾便來到「天涯海角」,即長咀盡頭,下坡便能見到貌似潛艇的小島嶼長咀洲,跟早前旅遊到過的日本軍艦島也有點相似呢!

(13)(D)

其實此時已走了約十公里,腳也厭倦了走下坡的路,遠遠看着山友們下至長咀崖邊拍照,再看眼前的浮沙下坡,就泛起放棄念頭,「你先走吧!我在這裏等你們回頭。」話都已說出口,心卻還是有點不甘,既然已來到這裏,也不差那幾步過去吧?就深怕拖慢了其他山友的進度。結果?我還是死死地氣過去了!還驚喜地見到崖另一面的海蝕洞。秋冬行山雖然較涼快,但缺點是太陽伯伯提早收工。回程時已開始日落,斜陽映照着東灣、大灣及鹹田灣三個沙灘,景色如畫。天色很快暗下來,頭燈這時候便派上用場。幸而未幾已接回路況較好的山路,摸黑也尚算安全,途中還有士多補給糧水。連續走了八個多小時,身體的累還可忍受,心神的累才是最可怕,但心知此時不可能放棄,倒不如抖擻精神,快步離去。

(14)(D)

路上突然見到一對小情侶駐足不敢前行,原來前方有頭黃犬。我們若無其事地走過,黃狗也突然豎起尾巴走在前頭帶路,其後又變成尾隨我們一起走,搖着尾巴表示友好。後來才想起牠正是高流灣波比的朋友思思,不知是否已尋回波比?最後於赤徑乘船到黃石碼頭離開,總行程約20公里,以約九小時多作結,也是我暫時一口氣走過最長的山徑距離了,既滿足又有成功感!

MAP拆.jpg

筆者按:
本來沒打算再為自己增添欄目,但《風火山林月刊》是我欣賞的行山雜誌,因而合作。與《晴報》欄目不同,《風》的讀者均是有一定經驗的山友,會自行查找路線資料;因此這兒資訊較少,更能暢所欲言,抒發行山感受。

作者:香港山女

山女拆.jpg

原刊於《風火山林月刊》第二十七期 2019年1月31日

立即訂閱,享受每期精彩內容,和我們一起翻山越嶺。

facebook      I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