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之死

The Hiking Girls 山野‧女生(下稱山野女生)近期關閉平台一事,一度引起山友關注。山野女生於去年9月成立,至今年4月結束,只經營大概半年,可說是非常「短命」。山友反應兩極,部份山友認為山野女生有種種不是,實屬該死;而支持者則認為批判言論過份。要說「山野女生死亡事件」,就要由創辦人Tanya說起。

筆者於去年7月參加青大石澗活動時認識Tanya,及後有機會商討合作事宜,最後雖沒有達成共識,但知悉她將成立山野女生,當時Tanya在Instagram(IG)有一定粉絲數目,她又指會由Fotobeginner協助成立平台。(筆者事後才知道Fotobeginner的創辦人Alex Tam是山野女生的聯合創辦人。)

山野女生成立後,在Facebook(fb)、IG及網頁平台上提供行山資訊,還舉辦不少活動,期間我們合作不多,只有三次接觸:一是Tanya為本刊寫過一篇文章介紹黃牛山;二是她參加本隊舉辦的山界Blogger會師;三是山野女生參與大帽山清潔行動時,接受本刊訪問。直至今年3月,有另一個fb專頁出現,名為The Hiking Boys 山野‧男生(下稱山野男生)。山野男生以反對「行山商業化」為旗號,直斥山野女生的平台不但接受商業贊助,更提供錯誤資訊,山野男生認為不正確的教學資訊和行山態度會「害死人」。筆者發現專頁後,就和山野男生和山野女生各自進行訪問。不少山友透過這次報道認識了山野男生,其fb專頁讚好,短短一個月內已破萬。訪問後,山野男生繼續連環出文狙擊山野女生。fb上的山野系狙擊抽水專頁遍地開花,山野女生被群起攻之,直到4月底,山野女生的創辦人之一Alex Tam發公開聲明,仍未能平息不滿,至4月27日平台正式關閉。

雖說山野男生狙擊太狠,筆者亦不認同其手法,但山野女生處理不當也是事實,不願正面回應批評,同時又修改文章內容及刪除批評留言。聽說Tanya會離港進修,不知道這個故事還有沒有下集。無論如何,這段期間花生太多、紛爭不斷,在山野女生宣佈死亡後,希望各位山友可得片刻寧靜,專心登山。

華嘉昌

原刊於《風火山林月刊》第二十一期 2017年5月16日

立即訂閱,享受每期精彩內容,和我們一起翻山越嶺。

facebook      I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