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衣飛虎──守護山野的兼職英雄

在山上你最不想遇上的人是誰?不是死對頭,不是沒有公德心的山友,而是民安隊的山嶺搜救中隊,因為這代表你身在水深火熱之中——或是被困,或是受傷,或是失蹤,但看到這件紅衣就代表你有救了。他們的紅衣制服有別於其他民安部隊,在山野中份外搶眼。

山嶺搜救中隊的隊員為志願人員,但表現不比正規部隊遜色,入伍要求甚高,是民安隊中的精英,猶如警察的飛虎隊,「紅衣飛虎」之名當之無愧。近年越見戰績彪炳,在冰封的大帽山上、腦退化患者失蹤的城門水塘、洪水忽然殺到的屏南石澗,都看到他們的蹤影。於隊中工作八年的山嶺搜救中隊副指揮官何永禧(Wilson)說:「救人的滿足感好大。」而叫他們放下正職、家庭、玩樂,在假日救急扶危的,是家人的支持與一份兄弟情。

短片【紅衣英雄】: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b2gASV0Bfg

記者:任盈、鄭雯廸
攝影:梁遠逸、華嘉昌

DSC07628.JPG
山嶺搜救中隊副指揮官何永禧(左)

可能很多山友都不認識,這班守護大家安全的救援人員,更加不知道他們都是義務兼職,Wilson更笑說,他們部隊經常被叫錯名。有見及此,記者就在Wilson安排下,遠赴民安隊位於圓墩的訓練營,採訪山嶺搜救中隊的拯救演習。記者隨車隊到達訓練營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大片草地,比起想像中的訓練營多一點原野氣息。一個個紅衣人將十多箱沉重物資從車上搬到草地,然後排成五、六行集合,他們以男士居多,偶爾有女性面孔,年紀或大或小。

這天的訓練是模擬有人被困孤島,山嶺搜救中隊未能到該島上搜救,所以要於高處,即模擬環境的斜坡上「Set Cable」,整個裝置就如纜車一樣,讓隊員在孤島上降落,當隊員到達該被困位置後,就會為傷者帶上頭盔,用Cable將傷者拉到安全的地方,即模擬環境中的斜坡下方。為了讓隊員有應付障礙物的經驗,演習更提高難度,要求隊員需穿過一棵樹才能到達孤島。

DSC07732.JPG

 

  • 難入易出 入伍要求高

整個山嶺搜救中隊正常架構應有164人,但現時僅120多人,換言之有約40個空缺,Wilson解釋:「因為入來好難,紅衫好似警察的飛虎隊一樣,難入易出。」想穿上這件紅衣,必須在民安隊其他隊服務至少一年,而體能考核方面,要求比其他隊伍高一級,包括手力測試,及如消防一樣,需揹繩袋跑樓梯,並有高空測試,隊友不能懼高。如果你符合這些要求,就可以上六天山嶺搜救課程,但其實到這階段仍未正式入隊。雖說是課程,但仍是考核的一部份,「個課程好似警察考幫辦咁,看隊員的體能、團隊、領導能力。」如果你可通過這6天「課程」,才算是「紅衣新人」,可參加長達七至八個月的「新人班」。

新人受訓時,如有緊急召換,都會叫新人隨隊出動,Wilson指,必須測試新人可否放下工作或其他事務,於服務承諾的一小時內趕到現場,「在隊中,訓練係其次,最主要是Call到人,如果要幾小時後才到達現場,其實幫唔到手。」

民安拆版.jpg

  • 當更訓練 做過千小時

其實要成為山嶺搜救中隊隊員,當更、訓練加出動到底有幾難?Wilson跟我們逐個小時數:「每個月均有兩次全日訓練(於週末或週日進行)、兩個Evening訓練,一年共270小時訓練,另外每個月至少當一次更,每更八小時。」他指一個很盡責的隊員,一個月要用上三個星期的週六或週日去服務民安隊。在個人、家庭、工作及義務工作中取捨實在不易,但仍有隊員全力以赴,成績驕人,Wilson說山嶺搜救中隊每逢年頭都會出「龍虎榜」,列出突出隊員的服務時數,「有同事在2015年返過千個鐘。」

這千個小時,有不少都在風雨飄搖中渡過,因為山嶺搜救中隊隊員出動時,往往要面對惡劣天氣環境,實實在在地搵命博,用生命拯救生命,問到身為行動指揮官的Wilson,會否擔心隊員的人身安全時,他滿有信心地回答,隊員訓練充足,而且民安隊對安全要求很高,他舉例指去年考核時,就因安全問題「殺」了一個新人,「他當時使用Belay(安全裝置),正常扣一個、甩一個、再行,但他一次過拆晒兩個Belay,我們即殺無赦。」他強調,任何隊員都一定要保障到自己安全,「你搞唔掂自己的安全問題,你點救人?」

DSC07767.JPG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要保障隊員安全兼應付拯救行動,必須有充足裝備,民安隊亦投放不少資源在裝備上,但準備再多,都有措手不及的時候,就如今年1月冰封大帽山事件中,消防、民安隊首次面對極端嚴寒天氣,在缺乏冰爪鞋下,難以行動,但民安隊隊員人急生智,以襪包鞋,增加防滑能力,獲傳媒及市民大讚。重提「威水史」,Wilson卻苦笑:「對襪濕了都是一樣滑,行多兩行都知唔係好Work,如果全部加對襪就得,咁都唔洗買架生啦!其實這些土炮嘢,不能取替到真正的器材。」隊員不但臨時自製土炮冰爪,亦會出錢出力,自製用具裝備,但Wilson強調,安全裝備如繩索及安全釦等,他們一定會用「公家」提供。

  • 百家大成 人人周身刀

自製用具並不出奇,民安隊成員均是志願工作者,亦即是各有正職,各有所長,人人都周身刀,「有識搭電,有識做水泥,亦有專業人士如港龍客機機長,有律師,有醫生。」他又指,民安隊的運輸中隊有位在九巴教揸巴士的師父,所以當他於民安隊服務時,可以幫手教車,「教車唔係咁易架嘛!」這個特別的部隊,比其他部隊更能集百家之所長。

 

  • 義務兼職 更加要落力

近年山嶺搜救中隊成績亮麗,越來越受市民關注,何解做份兼職都咁出色?Wilson說,正正因為不是打工心態,所以才會更奮力搜救,「我自己覺得有心自然做得好,當你放棄家庭、工作,返來個隊,你自然都會俾心機做啦,唔似你做份工——打份工啫。這份義務工作係用自己時間,而且你在救人、搜救,自然會出多兩份肉緊。其實喺度的同事都一定有份使命感,你冇心,點可以留喺度呢?」這份工作有一定危險性,更會用上許多私人時間,必須要家人支持,才可以繼續放心留在隊中。記者問Wilson,太太可有投訴,見「兄弟」多過見家人?他笑着答,「一定有,你諗下又要出動,又要當更,又要訓練。其實每個Member都要家人支持,隊員去到退休個刻,每一個人都要多謝佢太太,唔多謝佢太太都退唔到休。」

除了家中的家人,隊員還有另一班出生入死的家人,就是山嶺搜救中隊的隊員。在訪問中,Wilson多次稱呼這班隊友為「兄弟」,「好坦白講,全部都係兄弟班,有時就師徒制。」這群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在山野中一起搜救,原來回到城市也聚頭,他說平時都會一起食飯飲嘢,感情極好,甚至會互相參加家庭聚會。

  • 隊員心聲
DSC07755.JPG
副小隊長焦碧瑩(左)及中隊副隊長何永禧(右)
  • 女性隊員夠細心

山嶺搜救中隊的女性面孔不多,副小隊長焦碧瑩個子小小,皮膚白晢,記者好奇她為何一個小妮子會加入山嶺搜救中隊?她答得理所當然:「好多工作都男女平等,女性都做到。」巾幗不讓鬚眉,作為女性,她認為有獨特優勢,工作更細心,而且亦方便接觸女傷者。她亦是大家口中的「阿仔」,即以前曾加入民安隊少年團,其後再加入山嶺搜救中隊。今天這個「阿仔」已是兩個小朋友的媽媽,如何平衡工作與家庭?她指都要取捨,現在的服務時數大概是以前的六成左右。

焦碧瑩 副小隊長

  • 生死一刻黃龍坑

何永禧(Wilson)憶述最難忘的一次搜救行動,在兩、三年前的初夏,當日天氣突然轉壞,下午接到消防召喚,指黃龍坑有意外發生,接報時僅指有兩位傷者在現場。Wilson當日不在現場,負責Command工作,部隊到達現場才發現當時有20位同行者被洪水圍困,「有當日帶隊的同事指,有一刻聽到好大聲『哄——』,知道洪水將淹至,他說如果遲一步叫同事撤退,那一刻可能被沖走。」他指此事的另一考驗,是同一時間大嶼山水澇漕都有意外發生,所以亦需調派同事應付。

何永禧 中隊副指揮官

原刊於《風火山林月刊》第十七期 2016年7月18日

立即訂閱,享受每期精彩內容,和我們一起翻山越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