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塵跑衫再上路

行山跑步在香港越見盛行,大大小小的賽事遍地開花,但同時也製造不少過盛物資,其中必數賽事紀念跑衫(下稱跑Tee),幾乎每個賽事都派一件,賽後又未必再着,幾乎每個跑手的衣櫃角落都有一大袋廢Tee。得物無所用,但棄之又可惜。

幸得有心人將「跑Tee共享」,自發收集過剩跑Tee,捐予本地以至海外有需要人士,讓封塵跑Tee重見光明,再次踏上征途。而香港兩大行山跑山比賽:雷利衛徑長征及毅行者的主辦機構,雷利計劃(香港)及樂施會亦回應如何「源頭減Tee」,令跑山跑步比賽更環保。

記:任盈、鄭雯廸
攝:梁遠逸、李浚謙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黃健裕(阿裕)於2014年11月開設「跑Tee共享」fb專頁,一腳踢自發收集跑Tee,再轉贈本港以至國外有需要人士。雖然未有統計收集跑Tee的數目,但至今已接收過百人的捐贈,不但幫到有需要人士,更助跑手清理家中堆積如山的跑Tee。

  • 物盡其用 幫人亦幫己
DSC07647B(A)
跑Tee共享創辦人黃健裕(阿裕)。

fb專頁上有句搶眼的口號:「家中封塵,不如送人。」阿裕家中就曾經塵封了一大堆跑Tee。他本身是跑步好手,一年參加十幾項本地及海外賽事,由10公里至全馬賽事都看到他的蹤影,幾年下來家中累積過百件跑Tee,他笑說:「我太太都有跑步的,所以跑Tee是雙倍增長,更加困擾。」

開設專頁前,阿裕解決跑Tee的方法與賣保險一樣,先由親友入手,「首先俾朋友、俾長輩,到最後拿細碼俾小朋友,但之後就冇架啦!」幸好他的社工身份助他「散貨」,他的社工朋友曾組織活動,聯絡過基督教關懷無家者協會,故他向協會一次過捐贈30多件跑Tee。「夏天時露宿者常需要衣物替換,這些速乾排汗的跑Tee正正切合需要。」這是跑Tee共享的起點。

12308344_1640024776264960_6770585500959471049_n(A)
跑Tee共享只接受全新,未拆袋的跑Tee。

開設fb專頁後,「本身都是靠朋友口耳相傳式宣傳,但兩至三個月後,很快有不認識的人找我們接收跑Tee。」他指,現時更與不同跑會合作,會接收他們的跑Tee,但阿裕不是每件跑Tee都來者不拒,「一定要全新,最好未拆袋,希望大家不要着一次就丟,如果你不穿就要忍手不要拆袋,因為一旦着了,價值就會插水。不要穿一次,影張相就丟。」他又站在受助者角度,如果物資是全新,有大中小碼兼不同款式,受助者感覺會更好。「其實有些跑Tee質素很高,甚至是名牌出品,出面賣都要百幾二百蚊一件,香港人不是不喜歡,是着唔晒,所以到而家都覺得跑Tee係正嘢!」

  • 散貨困難 捐衫到肯亞
5405_1655143461419758_4134894734912464048_n(A)
渣馬冠軍Mutai Kiprotich Mike(右),幫忙將跑衫帶到肯亞。

「香港都是太富裕,這些是過盛物資,如果將這些物資送給無家者或者放在第三世界國家,價值就會大大提高。」雖然阿裕希望盡量將跑Tee送予本地慈善機構,但他亦坦言,這些跑Tee其實不太受本地機構青睞,因為這些衣物始終並非禦寒衣物,亦不算是必需品,「散貨」有一定困難,故阿裕令香港的跑Tee衝出香港,去到非洲。他因比賽認識非洲肯亞朋友,那位朋友已在香港落地生根,但這位朋友的肯亞鄉里,將阿裕口中的「Project仔」傳開去,故有其他肯亞跑手來港比賽時,會找阿裕拿跑Tee,然後再螞蟻搬家,一次帶幾十件左右,將跑Tee搬回肯亞,令他意料之外的是,連跑步界猛人都來找他拿跑Tee,「原來渣馬冠軍都是他的朋友,即是拿了50萬元獎金的那位,我都嚇一跳。」

知名度提高,可有大型機構或比賽主動「捐Tee」或「收Tee」?他笑着說,「要捐的機構有幾間,試過搵我捐過千件,多到我都要拒絕;而接收就真係冇,其實已經供過於求。」他透露,他的「儲Tee空間」其實只是家中的小小窗台,地方有限。更重要的是,他不希望這個計劃只是單純地「接貨」、「散貨」,而是將環保、慈善的意念宣揚開去。「最好可以影響到其他人,將想法散出去,就如Books to Cambodia(下稱B2C)。」B2C是民間慈善組織,去年參考跑Tee共享的做法,將跑Tee帶到柬埔寨。阿裕打趣地說:「你給我1,000件,我未必開心,又冇錢收,我又要做好多工夫,他們(B2C)可以自己收集自己散,都係收全新,都係珍惜資源、保護環境,亦令更多人受惠。」

B2C本來主力捐書而非捐衣,但到訪幾次後發現柬埔寨人缺乏基本物資,於是想送衫到一條村落。談到送衫,B2C成員阿Jo一直都有參與行山跑步比賽,她靈機一觸,想起跑Tee共享,「我有朋友曾經幫他們帶衫去肯亞,我覺得好有意義。」她笑指自己都有好多跑Tee,又慨嘆︰「香港實在太多比賽,啲(比賽)衫你又唔着,而且跑Tee一來質地好,又快乾,柬埔寨啲熱帶地方,其實好啱佢哋。」

  • 反應熱烈 柬埔寨送暖
image8(A)
B2C將跑Tee送到柬埔寨村民手上。

籌集跑Tee瞬即展開,B2C透過fb宣傳,而且認同跑Tee共享的守則,呼籲大家捐出全新、未拆包裝袋的跑Tee,不但是因為衞生問題,阿Jo說,「如果得到一件新Tee,佢哋(受助者)會覺得係受尊重,都覺得好開心。」至於數量方面,B2C獲跑Tee共享捐出約100件跑Tee,「全城街馬」亦主動聯絡,反應比想像中熱烈。
籌集成功後,B2C每人帶幾十件跑Tee飛往柬埔寨,並一同參與吳哥窟馬拉松,讓旅程更豐富。他們亦聯絡當地NGO Cambodia Youth Action(CYA)協助派發跑Tee,當日CYA 一名職員、村中一位僧人及村長,安排村民聚集在「社區中心」,所謂的「社區中心」,其實只是一塊鋪上藍色帆布的空地。B2C便在這裏,把手上一包五件的跑Tee交到村民手上,大約有30個家庭受惠。

image5(A)
村民齊集「社區中心」領取跑Tee。

 

訪問當日,B2C幾乎全員出動,九位年輕人圍在咖啡店,跟我們分享他們的故事。到底他們為什麼自發組成B2C,一年走訪三次柬埔寨,出錢又出力?他們異口同聲說,緣份。主力推廣國際義工工作的「義遊」,2015年1月於柬埔寨舉辦工作營,一班年青人就在營中相識。工作營雖僅四天,但他們被當地的小朋友感動。王海如(Kary)既是義遊的職員,亦是B2C成員,她說:「有人係(WhatsApp)Group入面講,想為柬埔寨呢個地方再做多啲野,又有人話不如送書。首領就話,咁不如真係落手做啦!」她口中的首領,是B2C組織的主要發起人史耀宗(Wilson),他說:「用教育去改變窮人的生命,係我由小到大的夢想。捐錢冇意思,親身可以做到咪去做。」他們之後身體力行,送英文書予當地的小朋友,讓他們自己學習,亦是組織名字「Books to Cambodia」的由來。除了送英文書和跑Tee之外,為令援助更有延續性,B2C更進一步在當地展開考察社企的活動。

DSC07589(A)
B2C一眾成員。
  • 拒絕浪費 雷利畀你揀

這邊廂,一群「惜」貨之人將跑Tee默默送予有需要人士,那邊廂,各項行山跑步賽事一浪接一浪,贈送的跑Tee正以幾何級數累積;與其靠這類自發組織螞蟻搬家式「散Tee」,「源頭減Tee」可是更好的方法?本刊邀請了七個舉辦跑山或跑步比賽的組織及機構接受訪問,包括綠色力量、苗圃行動、渣打馬拉松、全城街馬以及運動版圖等,但最後僅雷利衛徑長征及毅行者的主辦機構,雷利計劃(香港)及樂施會願意回覆。

IMG_5724(A)
2014苗圃挑戰12小時起點,穿淺藍色大會衫的跑手不多。

樂施毅行者可說是本港最著名的行山比賽,主辦的樂施會,由賣紀念Tee籌款,到轉為派發免費Tee,主要是為了回應參加者訴求。第一屆毅行者為1981年,在2011年之前,樂施會售賣棉質紀念Tee,署理籌款及傳訊總監(籌募)黃玉閒(Brenda)接受訪問時指,「我們都預得準,可以賣印製量的九成。」2011年是一大轉捩點,是毅行者30週年,加上有Columbia贊助,所以開始派發免費紀念Tee。「主要原因是因為多年來受到市場壓力,參加者反映很多比賽都會派發免費跑Tee。」對於浪費問題,她指Columbia贊助的Tee質素頗佳,希望參加者平日穿着,不要浪費,亦可幫助宣傳毅行者。此外,毅行者每年派發約5,200件Tee,每年都差不多會派完,派剩的會出售,賣剩的亦會轉贈本地基層服務團體。但她亦坦言,因為紀念Tee是Columbia贊助,所以減少派發不會降低樂施會成本,欠缺減少派Tee的誘因。惟她亦指,將來會考慮容許參加者「有得揀」,選擇要不要紀念Tee。

跑tee拆版2.jpg

另一個本地大賽雷利衛徑長征,其主辦機構就和環保組織地球之友合作,共謀「源頭減Tee」。雷利計劃(香港)執行委員會成員梁立慧(Lydia)接受電話訪問時指,由1999年舉辦首屆賽事開始,至今每年都有派發跑Tee,但該組織早已發現跑Tee過盛問題,於是與地球之友檢討環保政策,以多管其下方式改善問題。成效最顯著的,是採用通用設計(Universal Design),即參加者的跑Tee及義工的Tee都不會印有年份及第幾屆賽事,換言之,今年如有多餘跑Tee,明年可以繼續採用。「要考慮部份參加者可能想將跑Tee儲下來,所以都要平衡。」故另一方式,是讓參加者「有得揀」,可以選擇要不要跑Tee,但目前僅約一成參賽者選擇不要,惟Lydia未有灰心,「嗰時同地球之友傾,都係覺得做得幾多得幾多,可以少10%就少10%。」她亦指,現時都有考慮其他賽事紀念品,「目前考慮緊送毛巾,都適合參加者經常使用。」除此之外,雷利計劃(香港)本身都會安排部份年輕人到第三世界國家做義工,故會將多餘的跑Tee轉交他們,由他們送予海外有需要人士。

IMG_9114(A)
2015年雷利衛徑長征,圖中橙衫為大會紀念Tee。
  • 源頭減Tee 戒貪小便宜

阿裕雖指跑Tee是「正嘢」,但亦接收過許多跑Tee,「好多人根本不會着,最後捐出來。」惟他亦理解主辦機構或有市場壓力,為避免參加者投訴沒有跑Tee,故一律派發。他批評不應因此而造成浪費,「相信參加毅行者不是為了件跑Tee。」他亦認為,參加者要改變貪小便宜的心態,「(參加者)可能會覺得俾咁多錢(參加比賽),連衫都冇件。」但其實很少跑手會穿紀念Tee練習或行街,紀念Tee最終可能會變成垃圾。對於雷利計劃(香港)的「有得揀」政策,他表示歡迎,「其實有10%(雷利衛徑長征參加者選擇不要跑Tee的比例)已經好高,因為冇咩誘因令參加者去做,如果有誘因,例如減十蚊,咁我都會唔要。如果這個『減Tee計劃』成功,相信可以影響到其他主辦機構。」

原刊於《風火山林月刊》第十五期 2016年3月14日

立即訂閱,享受每期精彩內容,和我們一起翻山越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