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呎登峰—印尼林賈尼火山之旅

火山1.jpg

火山灰夾着強風撲面而來,我最多只能走四步就要停下來休息,但要好好企穩亦不容易。我兩手撐着行山杖,勉強在強風中穩住身體,抬頭望向山頂,好像還很遙遠。嚮導Reti說,日出之前我們會到達山頂,但日出已久,我還在狹小的山脊上掙扎,兩面是嚇人的斜坡。真的要放棄嗎?

記:華嘉昌、梁遠逸

 

火山2.jpg因為Catie的建議,我找上了兩日同行,一起挑戰印尼火山。我們一行三人由香港飛往印尼峇里,由峇里坐90分鐘船來到龍目島(Lombok),再坐兩小時車來到小村落Senaru。千山萬水,為的只是一登這座印尼第二高火山——林賈尼火山。來到Senaru,迎接我們的是登山公司Rinjani Fun Trekking的Ade,他是一個親切誠懇的年輕人,為我們安排一切。Senaru是個寧靜的小村落,準備登山的旅客,包括我們都先來到這裏休息一晚。我們的酒店被玉米田包圍,房間寬敞舒適。Ade向我們用心解釋這個兩日一夜的行程,還建議我們先到附近的瀑布遊覽。

相片 7-11-2015 09 26 39(Z)

Ade Irfan 正為我們講解行程。我們參加登山公司Rinjani Fun Trekking的兩日一夜登峰之旅。每個費用145美元,已包括登山前的住宿、觀賞瀑布、登山嚮導、挑夫、登山時的食物和帳篷,以及來回交通。

 

火山地圖.jpg

  • 一瀉千里的震撼

「Waterfall」這個項目我在網頁上一早已經留意到,我一直以為這個Pre-trip只是出發前用來消磨時間。我們一共去了兩個瀑布,第一個瀑布之前都是好走的引水道,要到第二個瀑布就要涉水。入鄉隨俗,我第一次着人字拖溯澗,非常不舒服。當到了第二個瀑布——Tiu Kelep,我就被眼前的景色嚇呆了。這是一個50多米高的飛瀑,藏在翠綠的深山之中。飛瀑雖雄偉,但瀑底潭水不深,遊人們都走到潭中親親瀑布(不是真的親親了……接近瀑底的地方簡直是在打三號風球)。這比香港任何瀑布都壯觀,我們真是樂而忘返。遊過瀑布之後,回到酒店休息,這天晚上睡得很好。

 

IMG_9289(Z).jpg
Tiu Kelep瀑布有50多米高。

 

出發到火山,我們由Senaru坐一小時車到起點Sembalun(海拔1,156米)。到達登記處之後我們發現山火在山腰處燒,白煙冒上半空。嚮導Reti指,兩日前山火已經在燒,不會影響行程。做好登山登記之後,我們一行三人,加上嚮導及兩名挑夫開始上山。營地位於海拔2,639米的Sembalun Crater Rim,第一日我們要先爬升1,400多米。途中我們會經過三個中途站,分別是中途站1(約海拔1,300米)、中途站2(約海拔1,500米)及中途站3(約海拔1,800米),所謂的中途站其實只是涼亭。初段的路比較好走,較多平路,我們在中途站2吃午飯,嚮導們準備了很多食物,只可惜風沙太多,食物只要放一會就滿佈沙塵。過了中途站3,路開始變得陡斜,吃力難行,比得上蚺蛇尖。我們的行進開始變得緩慢,好不容易上到營地。營地在山脊之上,我們立即可以看到山脊那一邊的火山湖,在湖中心有一座小火山口在冒煙,這座小山名為Barujari,火山活動活躍。在營地風很大,山脊兩面的風互相對抗,雲霧千變萬化。嚮導們在準備帳幕,我們到處散步拍照。突然一陣大風,在營地刮起小龍捲風。一個帳篷被吹到半空中,我當時真的嚇呆了。一眾老外跑去追帳幕,我站在旁邊的山崗上,真的愛莫能助。

DSC02091(Z)
中途站3有很多登山客在休息。
DSC01850(Z).jpg
在營地望向火山湖。

 

DSC06580(Z).jpg
位於海拔2,639米的營地。

入夜了,在帳篷中吃過晚飯,我和兩日跑到山崗上拍照,目標當然是銀河。漫天星斗,銀河清晰可見,可是當晚有月亮,加上非常大風,影響了拍攝效果。這個畫面,留在回憶中就滿足了。晚上八時我們就休息了。

凌晨兩時,起床準備攻頂。我一走出帳篷,一陣寒風襲來,我拉緊衣領,這時候眼前的星空卻令我傻眼了。月亮已經落山,星空更光亮,銀河已經走到山頂方向。吃過多士和熱茶,就要開始戲肉了。

DSC06636.JPG
火山3.jpg凌晨兩點起床,有趣的是我們三人睡覺時都有不同感覺:華生睡得好好;我熱醒了數次;Catie則因為風聲而不得安睡。睡醒不久,Reti就端來熱騰騰的茶及塗有果醬的多士,不得不讚,那多士的水準甚至比用多士爐烘的好。

  • 星夜攻頂迎日出

吃過「早飯」,我們穿起行裝正式攻頂。營外氣溫可不簡單,強勁陣風加上低溫,大概體感比零度要低吧,加上睡眠不足,實在有點吃不消;慶幸的是,頭上的銀河正好座落在山頂,彷彿為登山者指路。攻頂共分三段,頭兩段是為大家熱身,第一段雖然陡斜卻不乏大石讓我們借力;第二段充滿浮沙碎石,但一路相對平坦,雖然一路走着,惟我們仍有餘力抬頭望望星空,拿相機拍個照。Reti則邊走邊拖着Catie上山,大家邊走邊休息,兩小時過得飛快。踏入最後一段,從Reti手中接過口罩,接下來的路是60度斜坡,浮「灰」碎沙,活像走在沙灘上,火山灰隨風飄揚,直接吸入一定吃不消。在這裏,你的行軍回報是50%——每踏上兩步,身體就會向下沉一步,我們就是走在成層的火山灰上。更要命的是那如同八號風球的勁風,要不是有行山杖,實在難以上行。路上每100米才有像樣的巨石可避風。戴着口罩,呼吸困難,我和華生每五步就要停一停。有人索性臥在坡上休息;有人蓋上被子瑟縮在石後;有人放棄回營地……其實我都想放棄,但看着唯一女將走得比我們快,又有外國人穿着Adidas攻頂,而且只剩最後100米,如果放棄,實在對不起自己。

DSC02073(Z).jpg
火山口中央的小山Barujari正在冒煙。

 

在最後山脊的彎位,我們迎來(其實是錯過了)日出;最後共花四小時。早上七時半,我們看到的風景:一邊是雲海,另一邊則是小火山和火山湖,石堆上刻着3,726米高度的牌,我們真的攻頂成功了。我們所站之處,其實是大火山上最高的一個山峰,小火山頓時顯得如一個嬰兒,口中噴着白煙,天曉得哪時會嚎啕大哭。比起眼前的景緻,最震撼的,相信是那征服感,在香港哪有機會爬上這個高度?這亦撫平一下,我在紐西蘭末日火山攻頂失敗之憾。問及Reti對景色的感想,大概20年來看得太多了,他也只是笑而不語。

IMG_9462(Z).jpg
成功登頂,和嚮導Reti〈左一〉合照。

 

回程的難度倒是較低,我們都放膽把雙腳插入火山灰中,如滑雪一般下山。不消兩小時便回到營地,享用豐富的午餐。我們的臉都有如礦工;鞋中的火山灰,大概比兩碗飯多。回望火山山頂,我不停問自己:「還會有下次嗎?」世界太大,3,726米或許不算什麼,但至少,我都為自己沒有放棄感到自豪。

IMG_9425(Z)2.jpg

  • 後記:和爆發擦身而過

我們離開印尼之後一星期,林賈尼火山就爆發了,上次爆發可追溯至2009年。為了安全,火山的登山路線都封閉,就連峇里機場也因此封閉。Ade向風火山林的朋友報平安,他指火山灰大多飄向龍目島西南面,他們身處北面的Senaru,安全未受威脅。Ade更表示,當登山路線重新開放之後,大家就可以登山遠眺火山口的熔岩,機會難得。我們和爆發擦身而過,真的不知是禍是福。

原刊於《風火山林月刊》第十三期 2015年11月14日

立即訂閱,享受每期精彩內容,和我們一起翻山越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