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飄搖獅子山

最近山界最哄動的新聞,一定是「香港蜘蛛仔」 於獅子山獅頭掛上超巨型直幡——我要真普選。獅子山並非首次被「佔領」,由五十年代開始,已有人在獅山「插旗」,以宣示政治立場,今天尚留下歷史烙印。

回看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那是一個動盪不安、左右派壁壘分明的年代。當年大量右派逃避共產黨統治,選擇來港,但這些過客懷着滿腔熱誠、不忿,於雙十節前後,就會在住所外,鋪天蓋地掛上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一片旗海。惟這並不足夠,為了宣示政權,讓獅子山下的人們仰望,他們爬上山頭,在獅頭豎起巨型紅旗,再在獅尾放一支,兩面紅旗互相映照,在獅子山上威風八面,為防政府派人拆除,更有人輪流當值護旗。

  • 青天白日未能磨滅

旗,可以倒;幡,可以拆。為了令徽號更深刻、更不能磨滅,1973年10月9日,有人以垂吊方式,在獅肚上畫上超大型青天白日國徽。當然,這些紅旗、國徽都不容存在,當時港英政府派出直升機,潑黑漆將其遮蔽。直至八十年代,這些旗海漸漸淡出香港,惟現時在獅身位置,尚可看到青天白日的徽號被刻在一塊石上,但圖案較小,僅留下淡淡的圖樣。

獅子經歷幾許風雨後,依然沉睡,直至2008年1月,有人在獅子山掛上西藏的彩色風馬旗,由獅頭一直牽到獅身橫跨整個獅子山頭。風馬旗在西藏非常普遍,又稱經幡,多掛在祈禱石、寺院頂、山上,以各色布條寫上六字真言等經咒,並捆紮成串。當時並未查出是誰所掛,但事發後兩個月就發生西藏騷亂,西藏的人民抗議中共統治,惟當時掛旗並未引起太多關注。

再數下來,就是今年的香港蜘蛛仔掛上「我要真普選」直幡,其後一呼百應,或大或小的直幡,見於各大山頭。有人在飛鵝山的自殺崖,及大帽山再掛標語,但因為違反《郊野公園條例》,再被當局拆除。更有山友在海拔5,360米的珠峰基地營展示「我要真普選」條幅。

  • 避談政治減少摩擦

話說「佔領行動」至今山界對此評價不一,新一代的山友似乎比較支持,如山野攝影達人Will Cho就在Facebook上載打傘照,留言:「一起舉傘 一起的撐」。「山中遊子」亦在山上留下黃絲帶,留言表示:「把黃絲帶繫上山的頂峰,我們不代表山,只祈求山的祝福,人的支持,待運動成功後,我們會逐一把絲帶解開。」另一方面,由多隊山隊組成的中國香港旅行遠足聯會(簡稱旅聯),就曾派員出席「817反佔中遊行」及「為和平普選,跑步上中環」馬拉松活動,這或許反映了兩代山友間不同的政治取向。

政治問題一向敏感,有山隊如「庸社」就要求行友不談政治、不談宗教,在彼此相熟前,不主動過問行友的私事。行山只講風花雪月,目的是減少行友間的摩擦。

原刊於《風火山林月刊》第五期 2014年11月9日

立即訂閱,享受每期精彩內容,和我們一起翻山越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